《一个或所有问题》的一个基本主张是“智慧的复兴”。因为现在很缺乏智慧,缺乏智慧就创造不出生活和思想的意义。哲学错误地以为能够“知道”生活和思想的意义,因此以为哲学必须去“描述”或“解释”生活和思想的意义,可是又描述不出来,解释不妥当。维特根斯坦曾经开玩笑说,哲学问题是很难解决的,就像找不到真正的止痒药方,我们就只好一直胡乱挠下去。可是我担心的是,我们后来其实已经不痒了,问题已经变成了打嗝,可是还在盲目地挠下去。哲学的困难不在于我们缺乏知识能力,而在于生活和思想的意义是活的,它的问题不断变化,它不是认识对象,而是创作对象。智慧与创作并行,而知识落后一步。
这是一本哲学书,至少是讨论哲学问题的书,作者的思路很快,每个问题,变换的很快,一个问题的内容不是特别多,但是,文字特别精炼,而且专业性很强,这是我第一次看这本书,看的有些浮躁,很多内容不求甚解的跳了过去,但有意思的是,尽管前后有不少没有理解,但是停下看一个问题细细品了一下,让人忍不住又品了一下,觉得很有意思,好像抓住了点什么,像是触摸一下一个神秘边境的膜,甚至给人一激灵,我没有进去,也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实质的变化,但是那种感受就很奇妙,它会一直存在大脑里,哪怕被尘埃一层层覆盖,直到某一天再被唤醒,看完了,我并没有记住里面多少东西,而记住的也并不足以让人觉得如何,但是,我好像开始喜欢这个感觉,这个触碰一个新的领域,带来的真正的新鲜感。

image.png

Last modification:July 26th, 2020 at 11:48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