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孩子的视角,随时注视着团圆巷里的人们。叶太太家搬走了,英哥睿哥两兄弟;周太太家搬来了,秀仪秀砚两姊妹;街道积极分子苏娘娘、片警梅同志、还有日本遗孤的女儿方晓华,以及“我”和外祖母……
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社会上人们已经以“同志”相称了,然而坐落在旧属日租界的团圆巷居民依然残存着“先生”和“太太”的称谓,小巷宛若“老派油画”里的生活,隐约受到时代冲击,却还保持着难以改变的生活趣味。
但是,这样的“老派生活”却被俗称“管儿匠”的房管站维修工张族祥给改变了,他兴高采烈唱着“咱们工人有力量”出现在团圆巷,竟然导致叶太太跟工程师丈夫离婚,放弃两个儿子,嫁给这个一文不名的穷工人。而向 往革命生活的秀仪与片警梅同志陷入情感纠葛,最终远走日本。
易风移俗,兴无灭资。社会生活正在发生巨变,充满布尔乔亚气息的团圆巷也将面目全非。尽管如此,人心的善良与暖意,道德与情操的坚守,在“我”心中生生不息。
给我的感觉很像请回答1988,在一条巷子里,这样几户性格鲜明的人家,发生着,只属于你我的故事,而只有那么一个人能记着,那些年,那不足外人道也,但永不会忘怀的感情。

Last modification:July 26th, 2020 at 09:53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