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本以一个英国人看中国美食的角度写的美食书,她的名字叫扶霞。
扶霞从初到成都,什么都不敢吃,到最后连一个菜虫也不放过,从而可以看出,她被中华文化同化得相当彻底,什么兔头,熊胆,蛇肉,猴唇,爆炒蝎子等通通不在话下,有时被一句入乡随俗,尝一尝,试一试给彻底蒙骗了,不吃,不可能的,没有不被美食俘虏的,可见,美食,不分男女,不分国界,对每一个人都很有吸引力,正所谓,民以食为天嘛,而现在,她还沉浸在中国美食当中不能自抜。
扶霞对美食的热爱不仅仅像大多数吃货一样停留在吃,而是要研究为什么好吃,怎么做才好吃。于是,扶霞开始了自己的中餐厨艺学习之旅,刚开始喜欢去小吃店、大饭店后厨偷师,后来得朋友带,在菜市场看到各自生猛的现杀各种动物食材,而且中国人物尽其用,几乎不想放过这些动物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用来吃,血腥画面与内杂全吃这可以算是食物冒险的第二关。
  为了深入学习美食,扶霞进入了当地的专业厨师学校,开始专业学习。从刀工、调味到火候的掌握,扶霞很快成为一名合格的厨师。
  说得这里,我想起很多人不知道如何判断自己对一件事物是真爱还只感兴趣,扶霞的经历告诉,所谓真爱就是你愿意付出时间精力和挑战难度去学习的事物。
  学习中餐,只学习技术是还不够的,扶霞通过自己的经历敏锐的洞察到了饮食在中国文化中的独特地位,他跑到中国甘肃穷乡村朋友家去过了一个中国年,她发现食物是人与人之间表达情感的事物,是人与家乡的联系,也是活人与死人之间的情感纽带。
  在成都呆几年之后,扶霞开始她的寻味中国之旅,她在非典期间去冒着生命危险去学习湘菜,还吃了果子狸。尝试了粤菜的奢侈。跑到福建去吃各种野生动物,跑到北京发现食物与权力的关系。
  扶霞的行为又让我想起“真爱”另外一个标准,就是始终对真爱对象抱持的反思能力,比如中餐的味精问题,中国人暴富之后奢侈浪费和吃珍惜野生动物的行为,以及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。
并且这本书,语言十分有趣,值得一提的是翻译的就是四川妹子,所以一些语言用处特别凸显是四川话的趣味,值得一看。

image.png

Last modification:July 27th, 2020 at 12:13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